星期一

星期一
未分类

春天是件明亮的乐器(组诗)

在初春,遇见芹菜

初春的田野水灵灵的

桃花、油菜花、蚕豆花开得鲜艳

这些早春的事,一夜登场

芹菜却被连根拔起,扔在田埂上

是的,冬天一过

关于雪花的记忆就会消融

芹菜也跟着老去,没人买,也没人卖

天大地大,似乎没有立锥之地

好在阳光慈悲啊

也照耀在这些衰老事物身上

——像是在进行一场法事

超度,我们狠心抛弃的那部分

 

油菜花开了

你举着金黄,就是举起了

短暂而辉煌的一生

 

招摇,放肆,野性,铺天盖地

引来蜂蝶和俗世里的我们

 

有人不管不顾,伸手摘下一朵

插上女人乌黑或者不再乌黑的发际

 

——这朵,远比咖啡馆里的那朵

要浪漫和真实

 

有一种色彩触动我的灵魂

我喜欢绿色。绿色

可以穿透坚韧的树皮

可以顶破板结的泥土

甚至可以顶翻稳如磐石的石

同样,绿色可以长成叶子

长成草芥、藤蔓和苔藓

以及我们熟悉的水稻

这些弱小的事物

它不像蓝和白,高大上

也不像红与黑,在哪都吸引眼球

它普通的只像阳光和雨露

那么大片大片,又悄无声息

漫过江南的高山峡谷

漫过塞北的冰雪

最终,将漫过沙漠腹地

我愿自己化作一颗绿,与更多的绿

漫过人间寒冷的部分,直抵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上山的台阶

看不到头,也望不到尾

那么多台阶,一阶比一阶爬得高

 

在白天,它们攀爬到山顶

就不再往上,像闲人一样折返

重回低矮的人间

 

等到晚上,又悄悄出发

爬进黑暗里,爬到星辰身旁

俯看一座城市在灯火通明里,坠落

 

这样的夜晚,拾级而上

我希望能跟着它们攀到天上去

摘下一颗星辰,赏赐给自己

 

春天是一件明亮的乐器

端坐阳光一角,我怀里

有无限可能延伸的五线谱

有高高低低起伏的音阶

有看似安静,却跳跃不止的音符

有长调和短调像雷滚过云层滚过体内

就算找到笛孔

就算找到唢呐

或者其它我叫不出名的乐器

也不能把她完全吹出来

除非,能找到春天

春天是一件明亮的乐器

清澈、婉转,自带穿透力

足够穿透我所见的人间

只有它,才能把我的山河吹得桃红柳绿

也只有它,才能

把我深藏于泥土里的青蛙和蛇

逐一吹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友情链接